登陆

原创国庆阅兵时,这位登上天安门城楼的老兵,曾隐姓埋名60多年

admin 2019-10-04 196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在10月1日的国庆大阅兵中,不知道我们对下面这个画面有没有形象——

这位坐在轮椅上的老兵,名叫张富清,陕西汉中市洋县人,本年95岁。

张富清为什么能坐在天安门城楼上观看阅兵?因为他刚刚获得了一个至高荣誉——“共和国勋章”。

2019年9月29日,标志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荣誉勋章的“共和国勋章”举行了颁授仪式,第一批颁发者共八个人:于敏、申纪兰、孙家栋、李延年、张富清、袁隆平、黄旭华、屠呦呦。

其中有两位老兵:李延年、张富清,李延年咱昨日介绍过了,今日再来看看张富清。

原创国庆阅兵时,这位登上天安门城楼的老兵,曾隐姓埋名60多年
原创国庆阅兵时,这位登上天安门城楼的老兵,曾隐姓埋名60多年

张富清1924年生于陕西汉中市洋县,24岁时参加了彭老总的西北野战军,并且是战争最剧烈、伤亡率最高的突击连。

在之后的战争中,张富清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,最惊险的一战,莫过于淮海战争期间的永丰战争。

1948年11月,为合作华夏部队展开淮海战争,张富清地点的连队担任霸占陕西蒲城外围的敌军碉堡阵地。因为没有重武器,想要炸掉碉堡,只要靠敢死队员扛着炸药包往上冲。

第一个报名冲击的,便是时任班长的张富清。

为了避开碉堡的火力,张富清背侧重达70多斤的炸药包爬上城墙,渐渐靠曩昔。试想一下:背负着这样的重物,从高墙上一跃而下,很简单就会被砸伤,更何况面前还有敌人的扫射!

但张富清没有一点点犹疑,纵身跃下,朝着敌人的碉堡快速爬曩昔。子弹吼叫着从他的头皮上擦过,热浪直接将他的头皮掀了起来,但张富清全然顾不上痛苦,趁热打铁,一连炸掉了几座碉堡,力保部队顺利完成了攻坚使命!

仗尽管打赢了,但张富清却身负重伤,他地点的连队更是伤亡惨重,光是突击连署理连长就换了八个人!因为头部受伤太重,张富清后来几十年都难以脱节头痛的摧残,为了避免受风着凉,他头上的帽子简直戴了一辈子。

张富清的军旅生计尽管不长,但却战功赫赫,先后荣立特等功一次、一等功三次,还两次荣获“战争英雄”的荣誉称号。可是,1955年退伍后,张富清却把这些证书和勋章悉数藏了起来,从来没有向任何人夸耀,乃至连他的孩子都不知道。

直到60多年后,当地政府在计算退役老兵的个人信息时,张富清的“隐秘”才被公之于众。

如果说从军时的张富清是闻名战争英雄,那么退伍后的张富清,则是闻名的劳动榜样。

1原创国庆阅兵时,这位登上天安门城楼的老兵,曾隐姓埋名60多年955年头,张富清呼应上级召唤,自动退伍,来到湖北恩施,参加了当地的援助建造。要知道,湖北边境的恩施区域是出了名的贫穷落后,大片的山区盘绕,土地瘠薄,粮食生产巩新亮缺乏,交通堵塞,刚来到这儿的张富清,连衣食住行都没有着落。可是,张富清没有说过半个“怨”字。

为了处理粮食生产问题,每到农忙时节,张富清就一连个把月蹲在老大众的家里帮助,亲身带头做榜样,把我们的积极性都调动了起来;为了原创国庆阅兵时,这位登上天安门城楼的老兵,曾隐姓埋名60多年处理交通不便的问题,张富清接连奔走了好几年,总算攒够了筑路资金,期间,张富清就铺上草席睡在路旁边,一醒来就招待我们抓住干。在他的尽力下,被大山阻隔了一辈子的恩施人,总算是有了一条通往外面的路!

张富清所吃的苦、干的事,老大众们都记在心里,当他作业期满即将被调走的时分,当地的大众自发组成送别部队,哭着与他离别,连绵几十里路。

面临外界的奖励和盛赞,张富清仅仅淡淡地说:“战场也好,平和建造也好,我仅仅完成了党交给我的使命,这是我应尽的责任,说不上什么劳绩。”

2019年9月29日,张富清在人民大会堂接过了一枚“共和国勋章”,此刻的他,现已95岁高龄。

面临记者采访,张富清说:“今日,我很想拿着这个勋章,祭拜那些献身了的战友,我想勋章应该归于他们。”

原创国庆阅兵时,这位登上天安门城楼的老兵,曾隐姓埋名60多年

前史客栈十年精选集《前史不是镜子》

原创国庆阅兵时,这位登上天安门城楼的老兵,曾隐姓埋名60多年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